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的巧克力

cp瑞金,带一点雷安。
这里青茗,新人写手,第一次写凹凸同人,ooc有,望见谅!

金喜欢他的发小,格瑞。
很喜欢,很喜欢,恋人之间的那种。
其实当他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还是蛮惊讶的。
不过平时一向大大咧咧的金,这次可不敢轻易说出来了。
毕竟,同性恋,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得了的。他怕到时目的达不成,最后连朋友都没法当。
所以,以前恨不得天天粘着格瑞的他现在开始下意识地远离格瑞,还自以为表现得不露山水,殊不知在外人看来是有多明显。
金把他的烦恼告诉了同事兼朋友凯莉。凯莉叼着一根棒棒糖,听着金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地把整件事叙述完,笑眯眯地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没准儿人家也喜欢你呢?”就她这么久的观察,格瑞这个大冰山只有和金在一起时才会露出温柔的一面,这妥妥的双向暗恋啊。除了金这种情商和智商都为负数的家伙,也没有谁会觉得格瑞不是怀着二心的了。
“好像也对哦……”金抓抓头发。“是吧?所以放开胆子,正正经经告个白,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成功呢~”凯莉继续忽悠道。当然,她是笃定了金一定会成功的。“那好吧……就在午饭的时候吧!”金就这么被凯莉的几句话打动了,果断地定了时间。

12点。
格瑞显眼的银发出现在了食堂中。
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凯莉猛推了一把金。“格瑞来了!快去!”答应金会在后方为他加油打气的凯莉小声吼道。“知道啦!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金小小地抱怨了一下,很快调整好表情,向格瑞跑去。“嗝儿瑞~”他边跑边叫,却没留意脚下。一不小心,就被一块凸起的地砖给绊了一下,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格瑞一转头,正好看见了这一幕,眼疾手快,一步过去拉起了金。“下次小心点。”他瞥了一眼惊魂未定的金,很快又转过头去,淡淡地说。“啊?哦......对了格瑞我能和你一起吃饭吗?”金从意外中醒来,想起拉正事儿。格瑞没说话,但行走的脚步一顿。金知道这是他同意了的意思,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取了菜,找了一处空位坐下去。金反常地一句话都没说,闷头吃饭;而格瑞更不会是那个主动挑起话题的人,尽管他有满腔的疑问。所以,他们一桌的寂静空气于周围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格......格瑞......”金咽下最后一口饭,见对面人也快要吃完的样子,才忸忸怩怩地小声说。
“嗯?”格瑞闻声抬头。
“呃......没什么......我吃完了我先走了!”被对方好看的紫瞳那么一盯,金更觉得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也泄光光了。慌不择路地随便找了个借口,他一推餐盘,向食堂大门冲去。
格瑞望着金落荒而逃的背影,眉间的皱纹加深了几许。

“我说你这个笨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午休时间,凯莉气呼呼地敲着金的脑袋。想着刚刚金的表现,她忍不住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嗷!好痛!凯莉你轻点!”金捂着脑袋哇哇乱叫。他一回到办公室,就遭到了早就来这儿恭候着的凯莉的“殴打”。“谁叫格瑞那么好看?我又喜欢他呢?”他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失败找了个理由。
午休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除了一金发男子和一黑发女子。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洒落在金的头发上。而那金发与阳光相比毫不逊色。
“二位没有回宿舍休息吗?”一道温和的声线响起的同时,办公室的门被一名棕发男子推开。
“没有。我在教训这小子。”凯莉终于收了手,耸耸肩指了指金。“你呢,安迷修?你来干什么?”
被金可怜兮兮的样子给逗笑了,安迷修答道:“在下来拿点资料。不过金这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凯莉截了话头。
凯莉的语速极快,嗒嗒嗒地像机关枪一样几句话就把事情说完了,与金完全不同。而当事人在一旁完全插不上嘴。当然,他也不是想要阻止她。
“嗯......是这样啊……”安迷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在下认为凯莉小姐说得有道理。喜欢就要说出来。不过要是你真的不敢说出来的话,要么这样吧,情人节快到了,不如就在那头送他一盒巧克力。相信格瑞这么聪明的人一定能明白你的意思的。”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凯莉摸了摸下巴。“听起来很棒的样子......但是我怕把巧克力选砸了哎。安迷修,那天你和我一起去吧!”金突然兴奋。
“啊?这......”“嗯,就这么定了!安迷修你真是个大好人!”
安迷修刚想拒绝,却又一次被人打断。莫名其妙地,就被拉进了同行的队伍。末了,还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几天后的大街上到处散发着浓浓的狗粮味儿。各店铺都换成了粉丝的主题背景。更有人在中心广场上放飞了无数个爱心气球。挽着手的情侣随处可见。一切都宣告着今天——2月14日,是情(nue)人(gou)节。
单位放了半天的假,让公司里的小情侣们去过自己的二人世界。一下班,金就跑到了他和安迷修约定的地点,等着另一人的到来。
金四处张望,遥遥看见了安迷修就比格瑞差那么一点儿的杀马特发型,和,一个不认识的身影。他兴奋地招手,挤过人群朝他们跑过去。
“金......你慢点。”安迷修扶住金。而后者一脸无所谓,大咧咧地说了句没事,转而好奇地打量起与安迷修同行的那个人。
男人一头墨黑的短发被随意地打理了两下,一双深邃紫瞳里充满了放浪不羁,和安迷修温文有礼的气质完全不同。金看着他的同时,对方也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这是金,我的同事;这是雷狮,我的......”安迷修忙将二人介绍给对方,只是第三次被人打断。
“男朋友。”雷狮毫不犹豫地接道。他收回了看向金的目光,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安迷修逐渐涨红的脸。
“嗯?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你这恶党......”“嘁,傻逼骑士。”“你......”
金傻傻地看着两人在几句话之内掐得水深火热,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似的。“算了,不和你纠缠了。”安迷修敌不过雷狮的嘴炮,首先放弃了争辩,转向了被冷落了好久的金。雷狮双手抱胸,冷哼一声。
“我们走吧。”终于想起了今天的正题。雷狮自然而然地牵起安迷修的手,金默默地捂住双眼。三人迈进了情人节主题的甜品店。
巧克力今天一律打七折。“安迷修,这么多品种,我买什么好啊?”金左瞧瞧右看看,完全傻了眼。“喂,小鬼,你要买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安迷修还为答话,雷狮率先开了口。
“唔......万一我买的他不喜欢怎么办?”这时候的金显得格外纠结。
“如果他也喜欢你的话,你买什么他都会喜欢;反之,你买得再好,他也不会喜欢。”安迷修在路上给雷狮说了金的情况,所以他一个“他他他”用得很顺口。
“金,你想想格瑞平时喜欢什么。这里品种很多的,你慢慢挑,不用急。”安迷修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可是他没想到雷狮就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嗯,你慢慢挑,我和安迷修先走了啊!”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把安迷修拉出了店。
“格瑞......很喜欢牛奶吧?”金在心里由衷地祝福了他们不要打起来一句,然后思考起安迷修的话。他在巧克力专区转了一圈,最终选定了一块做工精巧的、牛奶盒状的牛奶味白巧可力。
然而就在他拿去收银台包装付钱的时候,好巧不巧地......
“格瑞?”“金?”

格瑞觉得金这段时间有些反常。先是一看见他就跑,处处避着他走,要是实在逃不开,就敷衍地打个招呼后又逃之夭夭。再加上前几天在食堂的欲言又止,让他有些担心。
金那样子,像是......有了喜欢的人。
于是在这一天,他决定赌一把,向金挑明自己对他的感情,弄清他是个什么情况。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金。
两人尴尬地对视着。“金......”“格瑞......”同时开口,接着又是诡异的沉默。
格瑞用眼神示意金先说。“格瑞......其实我......”金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终于艰难地开了口。可惜说到一半又气短了。
深呼吸。他鼓起勇气,抬头,认真地注视着眼前人熟悉的眼眸。
那真的是非常好看的一双眼睛,如同最好的紫水晶。
此时,里面正倒映着金发人小小的身影。
“格瑞,我爱你!”压在心底许久的话泄了出来。金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格瑞有些惊讶。原来这就是他的心上人远离他的原因。心里松了口气,更多的是少见的欣喜。
他一把将对方扯入怀里,不顾周围人讶异的眼光,低下头吻了上去。
“笨蛋,我也爱你。”

评论(3)
热度(24)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