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雷安二人的一天

居居居然会有人喜欢我的这种辣鸡文风!!!激动!!!

*cp雷安,一个老套路。

-
安迷修一向醒得很早。即使是在假期,他的生物钟也逼迫他在六点钟就睁开了双眼。
而安迷修醒了,就证明雷狮也不得不醒了。
“喂,恶党,醒了。”安迷修戳戳雷狮的脸。雷狮毫无反应,睡得安稳。安迷修极有耐心,锲而不舍地继续戳着。终于,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雷狮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透出一点紫色的光。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雷狮再次拉倒在床上,抱在了怀中。
安迷修被人当成了人肉抱枕。听着上方又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配合地闭上眼。
-
最后,反而是雷狮比安迷修先醒来。
雷狮底下头,盯着怀中人熟睡的脸庞。
安迷修的睫毛偏长,带着点微翘。合上眼时就像两只将要飞走的灰蝴蝶。
永远充溢着放浪与不屑的紫瞳难道平静了下来。轻轻的一吻落在安迷修额上,雷狮把起床的动作放得格外轻。突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翻开了另一个衣柜。
等安迷修再醒来时,雷狮已经把早饭做好放在桌上开吃了。
一片煎蛋,几片生菜叶,夹在前几天买的面包片中。旁边是一碗还散发着热气的燕麦粥。安迷修指着这份简单的早饭,一脸的不敢置信:“恶党,这是你做的?”
“不然呢?”雷狮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自己的手艺。
安迷修还沉浸在“卧槽雷狮居然会做饭”的不可思议中,突然,口中被塞了一勺粥。他回过神来。
“喂,安迷修你到底吃不吃?”
-
雷狮今天把安迷修唯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穿了。
安迷修问起他时,他答得一脸理所当然:“咱们这都同床共枕了,你的衣服还不准我穿了?”
安迷修想了想,嗯,好像有点道理,他也就妥协了。但很快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我穿什么?”他今天下午有事。
雷狮审量了他一下:“就这样呗。”
安迷修现在穿的是睡衣。他很无奈地扒了扒袖子:“我下午要出去。”
“那穿我的衣服啊。你在家里憋傻了啊。”雷狮说话还是夹枪带棒的。
“......你衣服太大。”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我是一个优秀的骑士我犯不着跟恶党生气。安迷修自我安慰。
“那我怎么穿上你的衣服的?”雷狮机智地反驳道。他铁定要看看骑士大人穿上儿童卫衣(呸)他的衣服的样子。
安迷修杯驳得哑口无言。“你直接把衣服还我不就好了……”最终,他还是认命地回了卧室。
-
安迷修挂着雷狮的衣服出来了。
7厘米的身高差距还是很大的。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塞下他的衣服的。雷狮的黑色紧身衣穿在安迷修身上成了黑色T恤,还是露锁骨的那种。外套松松垮垮地搭着。还好安迷修自己还有一条裤子,不至于练腰带都没发系。
总之,安迷修啧一身,显得很骚气。
雷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盯得安迷修混身发毛。
安迷修并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更不知道他在某位雷姓同志眼中有多么诱人。“雷狮,你这衣服太大了,我们还是换回来吧。”安迷修试图跟雷狮摆事实讲道理。
出乎他意料的是,雷狮居然爽快地同意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安迷修,只有他能看。雷狮想。
-
安迷修把午饭做了,还没来得及吃就急急忙忙地出门了。
雷狮一个人在家,躺在沙发上无聊都翻着手机。
闭上眼,脑中就浮现出那人微笑的样子。湖绿的眸中透着温柔。
想起安迷修穿着他的衣服的样子,雷狮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
晚上,安迷修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他有些气喘吁吁地开了门。刚一进屋,就被满屋的黑暗骇了一跳。
“雷......雷狮?”他慌乱地叫了一声。这恶党,不会出事了吧?他担忧地想着。
突然,身下诡异都一空。安迷修被人打横抱起。
黑暗中,一双紫瞳闪闪发光。
“恶党?”安迷修松了一口气,“你干什么?怎么不开灯?放我下来,还没......”
“今晚,我的晚饭是你。”预料到安迷修接下来的话,雷狮暧昧地接道。
“安迷修,我们来做点成年人应该做的事吧。”
-
雷狮站在天台上,手里捧着一个相框。
照片中的男人有一双湖绿色的眼睛,像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眸中,透着温柔。
仿佛被他的笑容感染了,雷狮也忽地笑起来。
“我来找你了,骑士。”
笑容嚣张肆扬,一如从前。

一颗耀眼的星辰从大海上坠落。

评论(4)
热度(13)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