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追光者

还记得当初刚刚写文的时候我信誓旦旦地跟朋友说我一定要天天撒糖......
现在脑子里除了刀还是刀

*cp瑞金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格瑞!来陪我玩嘛!”
小时候的金总是这样缠着格瑞。
“不要。”
小时候的格瑞也总是这样一次次拒绝金。
“格瑞!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又大又亮!”
又是一天晚上,金指着登格鲁星上方的星空,兴奋地对格瑞说。
“哦。”格瑞头也不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这样的夜空他们天天都看得见,他不明白有什么好惊奇的。
金倒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丧生兴趣,反而更加兴致勃勃。他突然凑近了格瑞,呼出的热气喷到格瑞耳边:“格瑞我知道有个地方看星星特别棒......你想不想知道呀?”
“不想。”格瑞毫不留情。他推开金的脸,“秋姐会担心的。还有,你挡到我了。”
“格瑞......”金委屈巴巴地叫了一声。他把脸鼓得圆圆的,像两只又白又软的大包子。蓝色的大眼睛迅速蒙上一层水雾,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唉。”格瑞像大人一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走吧。”
“真的?格瑞你同意啦?”金就是有这本事,说哭就哭,说笑就笑。
没办法,谁叫你太难缠了呢?格瑞心想。
但他不会说出来。

硕大的星星嵌在深蓝与紫的天幕上,一闪一闪地泛着银光。
饶是格瑞也看呆了。
“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棒?我可连姐姐都没有告诉哦!”金跳起来,一把勾住格瑞的肩膀,却不料用力过大,两人一起摔倒在草地上。
“嗯。”猝不及防被人拉倒在草地上,格瑞给出了回答。
两人维持着相拥的动作,看着对方。突然,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叫起来。
“格瑞你的眼睛跟现在的天空好像哦!”
真的,同样深邃的紫色中带着点蓝,而在星空下,他的眼中更是装满了星光。
格瑞没有回应金的夸赞。他盯着金的瞳孔看了好一会儿,在心中默默地下了定论。
如果他的眼睛像星空,那么金就是午后的万里晴空。
像光一样。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金是个路痴。为此,秋和格瑞吃了不少苦。而这一点,到了凹凸大赛也没有改变。
“格瑞......”金带着可怜与撒娇的声音通过大赛的终端传来,“你给我指的那个餐厅在哪里啊……”
“......”格瑞沉默了半晌,“又迷路了?”
“嗯......”即使不在眼前,格瑞也能想象出金现在“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
“你在哪儿?”格瑞感觉头有点发胀。
在金语无伦次、乱七八糟的描述下,格瑞依然找到了他所在的地方。他到的时候,金正蹲在与餐厅差了千百米远的小树林里拔草。
“格瑞!”看到自家冷面的发小,金欢呼一声,冲上去就想来个拥抱。
格瑞向后退开一步,单手一撑,不偏不倚正好推开金。
“格瑞你怎么能这样!好歹......”格瑞的力道用得不轻不重,但金还是不满地抱怨了起来。
格瑞听见自己似乎叹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去,打断了金喋喋不休的话:“想要去吃饭就快跟上。”
“唉格瑞等等我!”

从此以后,每一次的饭点格瑞都会在那片小树林等着金。
从那以后,参赛者们都能看见向来独来独往的大赛第二身边总跟着一个聒噪的金毛小鬼。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咳咳......”
重伤的格瑞手撑着布满裂痕的烈斩半跪在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涌着鲜血,溅出一朵朵红艳的花。
“呵,大赛第二也不过如此啊。”偷袭者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他举起手来做了个手势,周围幸存的十几人便将手中的元力武器对准了格瑞。他们身后,散落着无数尸体。
即使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格瑞面上依然保持着他的镇定。他试图直起身,但那个无耻的偷袭人显然更早一步发现了他的意图,手一挥,五花八门的武器纷纷向格瑞劈来。
死亡的轨迹在格瑞眼中被放慢了无数倍,但这一刻格瑞没有感到恐慌。
他想到了金。
这下那孩子应该明白大赛的残酷了吧。他闭上眼,想着。只可惜自己死了之后没法再保护那个光一样的孩子了。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不属于他的温热液体散在他脸上。
他睁开眼,第一个映入他眼中的身影,不正是他刚刚心中还挂念着的人吗?!
“金!!!”
“想要伤害格瑞,就先过我这关啊!”
“矢量冲击!”
金发的少年大吼着,仿佛那些流血的伤口不是他的一样。
对面那伙人还没从变局中醒来,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金色箭头刺破了胸膛。
而后方的格瑞却像是什么都感知不到一样,紫罗兰色的眼瞳中,只剩下金发少年向自己倒下的样子。
“金!!”
他终于丧失了往日的镇定,惊慌失措地叫着怀中人的名字,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渐渐消失。眼泪顺着苍白的脸庞落到另一人的衣角上。
“嘿嘿......格瑞你别哭啊……”金半闭着眼睛,费力地笑着,想要给予哭泣的那人一点安慰。已呈透明的手抬起,拂去他脸上的泪。
“怎么样......我刚刚......帅吧……”声音却越来越小。金发越来越淡。
“终于......换我来保护格瑞啦……”
银发少年双膝跪地,维持着抱着什么的动作。数据码也渐渐消失不见,四周只剩下刺眼的红。
没有光。
“金啊……”

【有的爱像阳光轻落,边拥有,边失去着。】
阳光和煦,轻轻地落在新晋的银发神使脸上,柔和得就像少年小小的手抚过。
感受到阳光的温度,他睁开了眼,神色温柔,星空般的紫瞳透过金色的光线,仿佛看到了虚空中的某个人。
只是,那个少年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

评论(2)
热度(37)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