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你还有我啊

清明节的文……!发得好像有点晚……
*cp瑞金
*又名《清明节那天格瑞带金去见他的家长了》

-
“金。”
“嗯?”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金突然被人叫了一声,有些疑惑地抬头,正好装上了一双紫水晶似的眼睛。
“跟我去见我父母吧。”
-
格瑞和金是相处了十余载的挚友,同时也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
在这个歧视同性恋的社会,金却有一个相当开明的姐姐。
“只要你们幸福,我就一定不会阻止你们。”
秋一手揉着金柔软的发顶,一手拍着格瑞的肩,这样说道。她俏皮地冲二人眨了眨眼。
“姐姐最好了!”金欢呼着,抱住了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姐姐。
格瑞不习惯和别人有近距离的接触,不会和金用这么直接的方式表达。但他从心底感谢秋对他们的理解:“……谢谢秋姐。”
“不用谢我。”秋弯着眼,“毕竟,我可是把你们从小带到大的家长啊。”
-
但是格瑞从来没有提过要带金去见他的父母。
原因,他们都心知肚明,也都心照不宣,避开这个话题。
格瑞今天突然提起,反而把金吓了一跳。
金在格瑞的催促下整理这自己的行装,无意中扫了一眼台历。
4月5日,清明节。
-
墓园所在的地方很偏僻,但环境却意外地不错。被雨水打落的白玉兰花瓣在空中飘飘悠悠地打着旋儿,落在灰色的石碑上。
格瑞带着金在石头小路上左转右拐,最终在两块相并的墓碑前站定。
照片上的女人笑得温柔,紫色的眼瞳即使被雨水模糊了也依然透着光。而另一张照片上的男人则有着和格瑞相同的白发,面色严肃,有着几分和蔼。
格瑞撑着伞,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旁的金也难得地沉默了。空气有些凝固。
“我的父母是在一场车祸中去世的。”
格瑞率先打破了静寂,低沉的声音伴着噼噼啪啪的雨声,有种说不出的抑郁。金在旁边静静地站着,听着爱人的陈述。
“出事的时候,母亲护住了我,她自己却被破碎的玻璃刺穿了胸膛。”
“后来我被亲戚带走抚养。说是抚养,其实只是为了我父母的财产。”
“父母去世的第二年,我从亲戚家逃了出来。”
“然后我遇到了你。”
——遇到了我生命中的光。
格瑞很少会说这么多的话,也很少谈起他小时候的事。这是第一次,他主动将心中沉淀了十来年的情感发泄出来。
金看着格瑞,莫名想起了他们初遇的那天。
“姐姐!这里有人晕倒啦!”
小小的金发男孩不顾姐姐的劝阻,在大雨中奔跑着。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还没来得及哭,就发现绊倒他的是一个银发的小男孩。
他们把他救回了家。两天后,高烧的格瑞终于醒了。
“你醒啦!”金发的男孩高兴地叫着,湛蓝的眼瞳宛如最澄澈的天空。
秋收留了格瑞。从此,他们成了玩伴,尽管格瑞并不爱搭理金。
再后来,他们成了恋人。

“格瑞……”
彷徨中,格瑞突然被人抱住。
少年比小时候长高了不少,却依然矮了他一个头。金抱着格瑞,仰起头,冲他绽开一个笑容。
“别怕……你还有我啊……”

评论
热度(14)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