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五小时

*cp瑞金

*写完之后再看,,,发现毫无逻辑可言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金?”

紫堂幻拿起桌上不断震动的手机,来电显示上只有大大的一个“金”字。他刚一接通,就被金有气无力的声音给吓到了。

“紫堂……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我叫上了凯莉。”

金站在一幢显得很气派的高楼下,沉默地挂了电话。他抬头望向无比熟悉的大楼,夕阳的光照进他眼里,隐昧不明。

这是他和格瑞吵完架后的第一个小时。

雷狮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格瑞”二字时,内心是有点惊悚的。毕竟互留电话只是一种礼节性的举动,大学毕业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个银发男人了。

“雷狮,要一起去吃火锅吗?”

“格瑞你没受什么刺激吧?”雷狮更惊悚了。

“……去不去。”电话中有片刻的沉默,随后格瑞毫无波澜的声音再次传来出来。

“去,当然去。”有免费的晚餐可蹭,雷狮怎么会不去。但由于邀请对象的不寻常,他想了想,决定再叫个人去。

听到雷狮肯定的回答后,格瑞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他揉了揉眉角,下意识地朝窗外看去。

这是他和金吵完架后的第一个小时。

-

金和紫堂幻、凯莉约在了他以前很喜欢的一家火锅店。所以当另外二人到的时候,金少见地没有因路痴而迟到。

凯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次你没带你家那移动冰山来啊,金。”它故意咬重了“你家”二字。

金的笑容僵了僵。

“没……他有事。”

凯莉挑挑眉,没有追问下去。她看金那表情,差不多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紫堂幻在风中凌乱。他使劲想了想,隐约记起金好像有个特别厉害的发小。

金见话题走势不太对,连忙恢复常态:“好啦好啦,我们赶紧进店吧!”说完,像在逃避什么一样率先冲进了店铺。

这是他和格瑞冷战的第二个小时。

格瑞选择了金以前很喜欢的一家火锅店。他把地址发给雷狮后,在窗前站了会儿,才慢悠悠地穿鞋,下楼。

于是,当他到的时候,雷狮已经到了。并且,十分不客气地带来了……

安迷修僵硬地朝格瑞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啊,格瑞。”

格瑞皱皱眉,用眼神询问雷狮这是怎么回事。而雷狮倒是一副坦然的样子,一勾安迷修的脖子:“吃火锅嘛,多几个人不热闹些。”

安迷修忙推开雷狮,转而歉意地对格瑞说:“恶党硬拖着在下来了。要么……这次的饭钱就由我来结吧?”说完,又掐了不安分的雷狮一把。

“不用。”瑞式冷漠。

反掐回去后,雷狮又想来拍格瑞的肩膀,被格瑞不动声色地躲开:“话说,怎么不见你那金发小鬼啊?”

格瑞的眼神暗了暗,没有回答。雷狮顿感周围的气压又低了几度。

格瑞云淡风轻地扫了他们一眼,转身进了店铺。

这是他和金冷战的第二个小时。

-

“金……你确定要点这么辣的吗?”

紫堂幻脸色发绿地盯着手机他们菜单上明晃晃的“五倍辣”,欲哭无泪地问道。

“啊?……没事啊,能吃的。”

金明明在笑着,但紫堂幻却在他眼中读出了一点落寞。

不对劲。紫堂幻想。金的状态不太对。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并不善于拿捏别人的感情,也找不到金失落的原因。

金慢慢地趴在了桌上,头埋在臂弯里。

这是他和格瑞分开后的第三个小时。

“我说……你不是不能吃辣的吗?”

雷狮指着菜单上的“五倍辣”,难以置信地问格瑞。他倒不是吃不了,只是他清楚地记着,这个同窗四年的同学是从来不吃辣的。

“没事。”

就在雷狮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格瑞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让人觉得他怕不是要疯了。

雷狮噤声。他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来什么了。

格瑞抬头。透过透明的玻璃,他看见黑夜吞没了晚霞最后的一点绚丽。

这是他和金分开后的第三个小时。

-

桌上是少有的安静,反而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金一言不发,沉默地从鲜红的汤中捞起一片白菜。刚放入口中,就被辣地呛了一口。有泪水从他眼中流出。

“金,小心!”紫堂幻连忙贴心地递过去一张餐巾纸。

“啧,你吃不了就别吃啊。”凯莉在一旁闲闲凉凉地说。她也夹起了一块牛肉。

“紫堂,谢谢……没事的。”金结过纸巾,豪气地一抹眼泪。

“……别怪我没提醒你。”凯莉被金哽了一下。

她知道金是在以这种方式发泄。

这顿饭吃得极其压抑。金一边吃,泪水一边流,像是蓝色天空中下的一场雨。

这是他没有见到格瑞的第四个小时。

“喂,你这点了不吃是什么意思?”

雷狮端着碗,带着些戏谑的态度问坐在他对面的格瑞。

格瑞不说话。沸腾的火锅倒映在他紫色的眼中。

雷狮讨了个没趣儿,撇撇嘴也不说话了。他看见有光从那双与他极其相似的紫瞳中暗了下去。

“格瑞,你吃不了就用这杯凉水涮涮再吃吧。”安迷修也知道不能吃辣,下座位给格瑞倒了杯凉水端过来,苦口婆心地说,颇有些老妈子的样子。

格瑞摇摇头,极轻地说了声“谢谢”,谢绝了安迷修递过来的那杯水。他夹起一片土豆,咬了一口。有晶莹的泪水从他紧闭的眼中流了下来,滑过脸庞。

这是他和金分开后的第四个小时。

-

泪水停不下来,说不清是被辣的还是他自己的心痛。

“我……我去结账!”金忽地站起来,声音中还带着颤抖。

紫堂幻和凯莉还没来得及说话,金就已经跑走了。

“啧啧……格瑞你真是……”

还不等雷狮说完,格瑞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去结账。”

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与刚刚那个一脸泪的男人仿佛不是同一人。

安迷修的“不用,我来付吧”才说了一个字,格瑞人就已经没影儿了。

-

“格瑞?”“金?”

在收银台前撞见的二人很是尴尬。

金的眼睛还有些肿,脸上的泪痕也没擦去。而格瑞也没好到哪儿去,微红的耳根藏在散乱的发丝下。

许久,金缓缓低下了头,伸手,抱住了格瑞的腰。

“格瑞……对不起。”

闻言,格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应了这个拥抱。

“没关系,金。”

这是他们相逢的第五个小时。

评论
热度(91)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