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蓝天尽头的梦与向日葵

在ooc的深渊里大鹏展翅……
*cp瑞金,(假的)旅行青蛙pa
*完全没写出想象中的那种感觉,,,

一天晚上,格瑞做了一个梦。
他不知道青蛙是不是也会做梦,但他现在却能真真切切地回忆起梦中的景象。那是一片万里无云的晴空和一片向日葵花田。
那真是一片漂亮的花田呐。金色的向日葵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真的被照出了光。而这光在蓝天下蔓延,最后被温柔的湛蓝色淹没。
漂亮到,他醒来时,眼前都好像还闪着光。
哦,那不是错觉。他眼前的确有一片金色,只不过那不是什么向日葵花田,而是他的发小毛绒绒的金发。
金手脚并用地挂在格瑞身上,他本人却浑然不知,睡得死沉死沉的。格瑞在心中叹了口气,却也只能轻手轻脚地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来。
等金也睁开眼睛的时候,格瑞已经做好早饭等在小木桌前了。
金的姐姐是个四处旅行的流浪者青蛙,每隔很久才会寄一封信或者明信片回来。格瑞则是被姐弟二人收养的,父母不知所踪的小青蛙。
彼时,两只同居的小青蛙正吃着用自家三叶草田收割来的三叶草做的蛋卷饼。格瑞一边吃,一边还想着刚才的梦。
突然,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格瑞,你真的也要走吗?”
金帮着格瑞收拾这行李,(自认为)眼泪汪汪地问道。
“嗯。”格瑞坚定地回答。他自诩是只冷静的蛙,但这一次,想去寻找那片向日葵田的念头却止都止不住。
“那我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了唉……”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盏提灯从他手上掉下来,差点砸到了他的脚背,还好被格瑞接住了,“格瑞,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格瑞被金的发言呛了一口,“不行。”
“为什么不行呢?”QAQ
“……因为你路痴。”格瑞避开金的小眼神,不禁回忆起金小时候去和蝴蝶姑娘们玩,差点找不到回家路的事。
“那有什么?不是还有格瑞你吗?”
“不行。”
“格瑞~你最好了~”
“……”

经过金的死缠烂打,格瑞还是带上了金,一起去寻找他梦中的那片向日葵。
第一次长途旅行的金兴奋得左蹦右跳,而同行的格瑞则淡定许多。此时他正在向一位路过的蜗牛大叔问路。
“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我想想……”
他们根据蜗牛大叔的指引,来到了离他们居住的小岛不远的一片葵花田,也是他们旅途中遇见的第一片葵花田。
然而,格瑞看到他的第一刻,就直接否定道:“不是这里。”
与蜗牛大叔的回想不同,这只是一片小小的葵花田。
“啊?”金傻眼了,“不是这里吗?那格瑞你要找女朋友地方是什么样的啊?”
格瑞闭上眼,梦中的情形浮现在他脑中:“那里的向日葵无边无际,一直消失到蓝天的尽头。”
“这样啊……咦?”

不得不说,金的人缘真的很好。在葵花田中,他居然遇见了一只他认识的蝴蝶。
“你要找一片无边无际的向日葵花田?”凯莉坐在一朵巨大的向日葵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抖者腿。听完金的叙述,她微微眯起了眼,看向格瑞。
格瑞点点头,沉默地回答了她。
“凯莉你知道哪里有对不对?”金瞪大双眼,比当事人格瑞还要激动,就差没扑上去抱凯莉的大腿了,“快说嘛快说嘛!”
“我当然知道……”凯莉不耐烦地咂咂嘴,“你要找的向日葵花田不就在眼前吗?”
眼前?格瑞疑惑地皱皱眉:“这里不是我要找的地方。”
“真是个榆木脑袋。”凯莉瞟了眼金,“算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给你们指个路吧。”
“向南方一直走有座小岛,上面有大片大片的葵花。”

他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了凯莉所说的那个岛。
天正下着雨。格瑞戴上了秋给他和金寄来的荷叶帽。
“哇,好多哦……格瑞,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吧!”金也戴上了那顶对他来说有点大的帽子,蓝色的瞳仁闪闪发亮。
“不是。”但格瑞又一次摇了摇头。
“那里的天应该湛蓝如镜,向日葵都像是发着光。”

之后,他们又去了很多地方,也找到了很多片葵花田,但都不是格瑞想找的那个地方。
又是一次旅途的结束。格瑞和金捡了些干枯的小树枝,在一片芦苇下生了火。
“格瑞你要找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啊……”金没忍住,打了个哈欠。火光映照着他的金发。
格瑞不想回答,一路上他已经重复太多遍了。
他回头看看昏昏欲睡的金,突然愣住了。
此时的金整只蛙都包裹在一片金光之中,半睁半闭的眼皮也挡不住那片天一样的蓝。就像是……
就像是蓝天下,无边无际,发着光的向日葵。
“‘你要找的向日葵花田,不就在眼前吗?’”
没来由的,格瑞想起了很久以前那只蝴蝶说的话。

你会为了一个梦,而去追寻一个很可能不存在的地方吗?
不会。而按理来说,格瑞也不应该会。
但他做出了这件事。也许只是年少轻狂,也行是那个梦太美了。
谁又知道呢?
我们只用明白,他真的找到了那片梦中的向日葵。
“我要找的地方,就在我的眼前。”

评论
热度(17)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