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夕阳之下

刚刚排版错了……

*cp瑞金,私设瑞哥恐高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这个主题虐啊……

格瑞从过山车上下来时,脚步是虚浮的。

“五一”小长假,别的情侣都是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一起出去旅游度蜜日,而只有金,才想得出放假一起去游乐园玩——这种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

事实证明格瑞是对的。第二天,尽管游乐园里是人山人海,但大都是牵着孩子的家长。他和金两只雄性生物浑在里面,显得十分尴尬。

然而金才不会想那么多。整整一天,他拉着格瑞,玩遍了整个游乐园——符合孩子审美的旋转木马、碰碰车、旋转茶杯……玩得比周围那些矮他们三个头的小孩子还嗨。

最后,金停在了过山车前。

此时以近黄昏。偏西的太阳悬在天边,射出万丈金光,天空被染成了一片金色,过山车穿梭的剪影黑乎乎的,也盖不住人们的兴奋与叫声。

金把在夕阳下照得闪闪发亮的目光投向格瑞。

格瑞抿紧了嘴。他望向十几米高的过山车,脸色有些发白。

很少有人知道,格瑞又恐高症,还是那种从四五楼往下看就头晕目眩的恐高症。这个,就连金也不知道——格瑞认为。

但金投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炽热了,仿佛太阳一样,能在你身上烧穿两个大洞。

于是,格瑞选择了妥协。

就这一次。他自我安慰地想。为金破一次例,没事的。

当然,他很成功地高估了自己。

金扶着格瑞慢慢走向路边的长椅。紫瞳的男人银白的发被夕阳照成了像他身边那人那样耀眼的金色,略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像两只展翅欲飞的灰蝴蝶。平时冷冽的气场柔和了不少。

“格瑞你……没事吧?”金轻拍着格瑞的背,担心地问。他没想到格瑞坐个过山车反应都这么激烈。

“……我没事。”格瑞顺着金的力道喘了口气,稳了稳心神,睁开眼,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却感觉脚下的大地,还在微微颤抖。

“那就好。”金变魔术似的拿出两杯奶茶,将其中一杯给了格瑞,“刚才那一下真是太——刺激了!”

金发少年一如既往地喋喋不休起来。路人纷纷向这个孩子一样吵闹的男人投来奇怪的眼光,而格瑞只是见怪不怪地喝着手中的奶茶,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

“既然格瑞你没事了,那我们就去玩那个吧!”

格瑞抬起头,眯着眼顺着金手指的方向看去。

远处,摩天轮亮起了霓虹灯,在火红的落日下,缓缓转动。

他一口奶茶没忍住,直接喷了出去。

摩天轮载着新一轮的游客,再一次转动起来。格瑞觉得自己在缓缓上升,离升仙只差一步了。

他紧紧闭着眼,手心中不断冒出冷汗,自然错过了金眼底飞快闪过的一丝狡黠,也忽略了金反常的安静。一时间,包厢里一片沉默。

小窗外,夕阳已有半个身子没入了地平线。而剩下的半截,正垂死挣扎般的,散发出最后的光与热。

——已近日暮。

快要升到最顶端的时候,格瑞也快猝死了。就在这时,一只温热的手覆上了他的掌心。

他讶异地睁开了一眼小缝儿,却只感受到了一个重物挂在了身上。

金抱住了格瑞。

他踮起脚,在格瑞耳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有恐高症哦。”

“只是,我听说,在摩天轮转到最顶点的时候接吻的恋人,会一直走下去。”

落日的最后一点余光,洒在了摩天轮顶上相拥吻的一对情侣身上。

*cp瑞金*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这个主题虐啊……
格瑞从过山车上下来时,脚步是虚浮的。“五一”小长假,别的情侣都是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一起出去旅游度蜜日,而只有金,才想得出放假一起去游乐园玩——这种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事实证明格瑞是对的。第二天,尽管游乐园里是人山人海,但大都是牵着孩子的家长。他和金两只雄性生物浑在里面,显得十分尴尬。然而金才不会想那么多。整整一天,他拉着格瑞,玩遍了整个游乐园——符合孩子审美的旋转木马、碰碰车、旋转茶杯……玩得比周围那些矮他们三个头的小孩子还嗨。最后,金停在了过山车前。此时以近黄昏。偏西的太阳悬在天边,射出万丈金光,天空被染成了一片金色,过山车穿梭的剪影黑乎乎的,也盖不住人们的兴奋与叫声。金把在夕阳下照得闪闪发亮的目光投向格瑞。格瑞抿紧了嘴。他望向十几米高的过山车,脸色有些发白。很少有人知道,格瑞又恐高症,还是那种从四五楼往下看就头晕目眩的恐高症。这个,就连金也不知道——格瑞认为。但金投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炽热了,仿佛太阳一样,能在你身上烧穿两个大洞。于是,格瑞选择了妥协。就这一次。他自我安慰地想。为金破一次例,没事的。当然,他很成功地高估了自己。金扶着格瑞慢慢走向路边的长椅。紫瞳的男人银白的发被夕阳照成了像他身边那人那样耀眼的金色,略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像两只展翅欲飞的灰蝴蝶。平时冷冽的气场柔和了不少。“格瑞你……没事吧?”金轻拍着格瑞的背,担心地问。他没想到格瑞坐个过山车反应都这么激烈。“……我没事。”格瑞顺着金的力道喘了口气,稳了稳心神,睁开眼,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却感觉脚下的大地,还在微微颤抖。“那就好。”金变魔术似的拿出两杯奶茶,将其中一杯给了格瑞,“刚才那一下真是太——刺激了!”金发少年一如既往地喋喋不休起来。路人纷纷向这个孩子一样吵闹的男人投来奇怪的眼光,而格瑞只是见怪不怪地喝着手中的奶茶,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既然格瑞你没事了,那我们就去玩那个吧!”格瑞抬起头,眯着眼顺着金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摩天轮亮起了霓虹灯,在火红的落日下,缓缓转动。他一口奶茶没忍住,直接喷了出去。
摩天轮载着新一轮的游客,再一次转动起来。格瑞觉得自己在缓缓上升,离升仙只差一步了。他紧紧闭着眼,手心中不断冒出冷汗,自然错过了金眼底飞快闪过的一丝狡黠,也忽略了金反常的安静。一时间,包厢里一片沉默。小窗外,夕阳已有半个身子没入了地平线。而剩下的半截,正垂死挣扎般的,散发出最后的光与热。——已近日暮。快要升到最顶端的时候,格瑞也快猝死了。就在这时,一只温热的手覆上了他的掌心。他讶异地睁开了一眼小缝儿,却只感受到了一个重物挂在了身上。金抱住了格瑞。他踮起脚,在格瑞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有恐高症哦。”“只是,我听说,在摩天轮转到最顶点的时候接吻的恋人,会一直走下去。”
落日的最后一点余光,洒在了摩天轮顶上相拥吻的一对情侣身上。

评论(8)
热度(31)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吃药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