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礼物

是是是给熊吉老师的生日礼物!但貌似迟到了好久……

质量特别差,深夜激情码字x

望老师不嫌弃!最后祝老师生日快乐!!新的一岁越来越棒,越来越漂亮!

斗胆艾特一下 @否极泰迪 

——

格瑞又做梦了。

自从被灭族之后,自从他被金和秋收养后,他就天天做噩梦。尽管这个小屋里常常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在脱离白天的黑夜里,他还是会在半夜三更里满头冷汗地突然惊醒。

梦中鲜红的血还残留在眼前,母亲最后的嘱咐在耳边久久环绕。格瑞呼了口气,想抬手擦擦汗,却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制住了。

金发小孩在他身边呼呼大睡着。月光透过窗户撒在他的脸上,使整张肉呼呼的小脸包裹在一片白光之中,像个下凡的天使。

而此时天使正紧紧地拉着格瑞的手。那只手小小的,却不同于格瑞的冰凉,是温热的,意外地给人力量。

格瑞突然安下心来。

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拉了拉被角,把它掖到了他和金的下巴下。

一夜无梦。

“格瑞!你过来!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银发的小男孩放下了手中的刀,转而无奈地看向那个正大呼小叫的金发男孩。

格瑞对金的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来说,金给他看的东西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像是在阳光下会发光的小石头啦,破了一个角的玻璃瓶啊,等等一类的。

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但金发的孩子看来却不是这样。他甚至还专门腾出一个小木盒来装这些他在生活中捡到的小宝贝。

料到了格瑞会拒绝般,还不等他说句话,金就急急忙忙地奔过来,拉扯他的衣角:“这次是真的很重要的东西!格瑞你就来嘛!”

金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两只大海般的眼睛水汪汪的。

尽管平时金也会来乞求他去看一些东西,但小孩还是有分寸的,格瑞拒绝的话一般都不会再纠缠下去。今天这种他还没说话就来拉人的情况很少见。

格瑞为数不多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说到底,他其实也只是一个比金大不了多少的孩子。

格瑞被金一路拉扯着向前走,七拐八拐绕到了一个小树林里。

金忙前忙后地在地上四处找着粗壮的树枝,格瑞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闹腾。

终于,金满身是土地从地上站起来。也许是在地上蹲太久了,他一个没站稳,向一边歪去。格瑞在这时才帮了个忙——扶了金一把,不顾他身上的灰都沾到了自己的身上。

金对这种小事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也没管格瑞正抖着身上的灰,献宝似的凑了上去:“来,格瑞,你自己拆开看吧!”

被金挖了这么久的是一个小盒子,用紫色的绸带缠着。格瑞一边在心里猜测金这次能搞出什么花样,一边将带子抽掉——

格瑞手上的是一个棕色的布偶泰迪熊,做工并不是很精细,而且一看就是小女孩才会喜欢的那种。

“这是什么?”

金有些害羞地抹了抹鼻子:“这是送给格瑞的!”见格瑞张口欲言,他忙又解释,“格瑞每天晚上都要做噩梦……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我听姐姐说在床头上摆一个这样的玩偶,就会帮你驱逐噩梦哦!”

……

格瑞想起了他无意中听见的少年的梦呓。

“格瑞不要怕哦……”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地落在了他的心上。

“笨蛋。”

评论(2)
热度(30)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