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春游

*cp瑞金

*是 @时之名 的点文!对不起拖了这么久!太太的文也超级棒的!

*可能不是您想要的那种类型……

丹尼尔走进教室,环顾了一圈,被他眼睛扫过的同学都自动消音,规规矩矩地坐好。

他轻咳一声,在心里做好了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准备。

“同学们,下周三我们将要去春游……”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说完,欢呼声就已经响彻云霄。

初二的课程日渐忙碌,谁也没想到校方会让学生在这种时候去春游。但谁又管那校长怎么想的,听到这个消息就足以让初二的学生们疯狂了。

金随着周围的同学一起大叫。他的眼睛咕噜噜地转着,锁定在了他正后方第三排一个面色平静、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的银发男生身上。

“格瑞!”

他刚想开口,就听见丹尼尔音量不大、却极具震撼力的声音。

“但明天就是周考了。由于种种外在原因,学校决定,只让每班前二十名参加这次活动。”

“……”

全班噤声。

同学们的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

一下课, 就能听见同学们唉声叹气的声音。当然,也不乏一些成绩好的人不屑一顾的嘲笑声。

“啧,不就是个前二十吗,本大爷闭着眼也能进这么个破名次!”雷狮大言不惭。说完,转身就去挑衅安迷修,“喂,安迷修,这次你还打算比我低一名吗?”

然而安迷修并不睬他,正忙着向周围成绩不好的女同学推销自己:“美丽的小姐们,有什么不会的题都可以来问在下!在下一定在所不辞……”

“……”金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好像一条生无可恋的咸鱼。

“金,你怎么了?”紫堂幻——他的同桌兼好友看不下去了,拍拍他的肩慰问道。

“啊啊啊啊啊!”紫堂幻眼前一黑,猝不及防被金一把抓住肩头摇晃起来,“怎么办我好想去啊但我怎么进前二十啊嘤嘤嘤……”

“金……别摇了……”紫堂幻被摇得头晕目眩,阵阵想吐。

“嘁,你有你那学霸发小还怕什么。”凯莉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眼神暧昧地在金与后面几排的格瑞之间徘徊。

“格瑞啊……”提到格瑞,金的眸子在一瞬间亮了起来,随后又黯淡了下去。

格瑞,凹凸中学校草之一,成绩好,长得帅,典型的玛丽苏小说中那种帅气又多金的男主角。居知情人士统计,全校有一半以上女生暗恋他,连初三的学姐也不例外。

但暗恋归暗恋,至今还没有几个女生敢上前表白的。格瑞整天都拖着个面瘫脸,能少说一句话是一句话,活脱脱一朵高岭之花。

也就是这样一朵高岭之花,有金这样一个热情活泼、神经大条的发小。

金收回了目光,再一次趴回了桌上,哼哼道:“格瑞一个人成绩好有什么用啊……我又不像他那样聪明……”

“他没帮你补习过吗?”凯莉诧异地瞪大了眼。

“有啊!只不过我不在听而已……”金诚实地回答。

“……”凯莉觉得自己丧失了语言功能。

放学路上。初二的学生可以选择不住校。格瑞和金家住得离学校比较近,干脆选择了每天从家到学校来回跑。

回家的话题永远是由金来挑起的,他喋喋不休地说,格瑞就在一旁静静地听,偶尔简单地回复一两句。

而今天,金说着说着,自然免不了关于春游的事。

“唉……我也好像和格瑞你一起去哦……”金直勾勾地盯着格瑞,发出了羡慕的叹息,“但我怎么可能进前二十啊……”

春游?

格瑞对这种事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如果可以,他宁愿把这个名额让给金。

他对春游的记忆还停留在小学时全班去春游的那一次。小学时金和格瑞也在同一个班级。金将这解释为缘分。那一次春游金因为贪玩,渐渐脱离了大部队。他一个路痴,根本不可能找到回来的路。格瑞执意要和老师一起去找他,最后也是格瑞找到的金。

也许这就是缘。

“……格瑞?格瑞!!”

“别吵。”格瑞将大呼小叫的金发少年推开,不轻不重,仿佛做过了成千上万次。当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格瑞你又这样!”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在金的抱怨脱口之前,先一步堵住了他的话。

“你不是想去春游吗?今晚好好听着,我帮你复习。”

评论(7)
热度(20)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