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ooc预警。


方士谦被他爹抓过来之前,正在后院里企图从那块被他爹当宝贝疼的药田子里拔颗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草出来,结果连那草下的土块儿都还没松动呢,一回头就看见那药王谷主站他身后。


哦豁,完蛋,又得挨顿打。他想。


他正算着如何才能不着痕迹地跑路,那平常撞见他不爱惜花草树木就暴打他一顿的暴躁老爹就突然就拽起他的手,一言不发拖着他往前急匆匆地走,吓得他以为这是什么新奇的惩罚方式。


方士谦试图发问:“这干啥去呢。”


老头子头也不低:“你林叔来了。”


方士谦一脸懵逼。


他隐隐约约想起他爹之前吹嘘说他当年云游四海时结交了不少高人朋友,而其中面子最大的貌似就是这位隔壁微草堂的堂主林杰。


方士谦:“那你们这老朋友叙旧拉我干什么。”


方士谦想回后院继续拔草。


方士谦想挣脱开他爹的缚束。


然后方士谦发现他挣脱不了他爹的缚束。


最终方士谦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他爹来到正厅。


门口直立着一位男子。方士谦一向对他老爹那些所谓高人好友不感兴趣,所以每次他们聚一块儿的时候,方士谦总不会上去打个招呼,自然也不知道他们都长些什么样。男子与他想象中一脸白胡子老头儿相差甚远,一袭青衫,用精细的针法绣着竹叶,似乎比方士谦他爹还要年轻些儿。


那青衫男子向方谷主抱抱拳:“有劳方师兄费心了。”


方谷主忙挥手:“咱之间客气啥!”又赶紧拉出方士谦:“这个玩意儿就是我之前和你提的我那傻儿子。方士谦,快叫林叔叔!”


方士谦心不在焉地盯着远处的一个白瓷陶瓶,猝不及防被点名,抬头对上他爹“敢瞎讲话一会儿我弄死你个小兔崽子”的眼神,赶忙立正站好,乖巧喊道:“林叔叔好!”


毕竟他爹还是很要面子的。


林杰笑得一脸和蔼可亲:“方师兄经常和我提起士谦呢。不过我比方师兄小几岁,士谦叫哥哥就好。”


尴尬。


方士谦憋着笑,偷偷瞅了眼他爹的神色,又假装正经地叫了一句“林哥哥好”声音还故意大了些许。


方谷主翻个白眼,倒没有很生气,似乎习惯了林杰温润外表下皮皇的内心。方士谦一边幸灾乐祸,一边瞄了眼对面笑眯眯的林杰,突然就觉得这人真是深不可测。


“咳咳。”林·罪魁祸首·杰转移话题,“听说士谦不怎么喜欢参加我们的那些聚会。之前一直很想让士谦和小徒认识一下,正好借此次拜访介绍一下呢。”便立即有声音应道:“方叔叔好。”


方士谦这时才注意到林杰身后还有个人。


小孩一身和林杰疑似亲子装的青衣,之前一直躲在林杰身后不说话,站那儿看起来还没桌腿高,偏偏还是一副故作严肃的表情。只是那效果因为两边柔软的脸颊而大打扣折。


哟,还挺可爱。方士谦想。


那小孩比他还矮了半个头,却没用什么敬语称呼他,只是故作老成地冲他点点头:“王杰希。”嘴也还是抿着。只可惜因为身高不够,那本颇装逼的点头礼还得他抬头,看上去倒像是得了夸赞的小孩骄傲地仰头。


不就是装高冷吗,我方士谦也会。方士谦心里一声冷笑,一扬脖子,学着王杰希的范儿,仗着比人家高了那么些儿,居高临下地:“方士谦。”


还是林杰,适时地开口:“说起来士谦是要比杰希大一岁呢。”


嘿。方士谦乐了。


他看小孩一脸的高冷装不住了,转而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扫视了他一遍,怀疑中透着鄙夷,鄙夷中透着不愿。


总的来说就是“我怎么能叫这逼玩意儿哥呢。”


方士谦不生气。他贴心地弯腰,一派长辈之风:“那我应该叫,杰希弟弟?”


他看见王杰希恶寒地抖了一下。


哦,他好歹也是能辨别百种草药,一笑能迷倒一片师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药王谷谷主他儿子兼大弟子吧。


方士谦有点忧伤。


林杰和方谷主在一旁一起和蔼可亲地注视着他们。


于是王杰希一抬头,勇敢地直视方士谦:“士谦哥哥好!”


…………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不情愿却迫于林杰的淫威(?)开口认哥而撇开的小脸,兴致盎然,心里更加确认了之前的想法。


这小孩,真的是个大小眼


——————————

幼儿园准毕业生和小学一年级新生的第一次相见。


评论(2)
热度(8)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