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烟花

*cp瑞金,二人已交往
*大家520快乐!昨天一整天在外面…不管了就当今天是520吧!

格瑞觉得校长的脑子可能有包。
5月20日,情侣们的狂欢日,大FFF团雄起的日子,凹凸大学也别有“情调”地组织了一个烟火大会,美名其曰“在美丽烟火下促进同学间的感情”。
个屁嘞。
这就是他们一群人在漆黑的校园里转的理由。
他果然不应该同意金一起来的。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平时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待在宿舍里看书的。
而此时扰了他兴致的罪魁祸首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凹凸大学大得惊人,可见校长虽然有病,但还是很顾及学生的在校体验的。学校里设施应有尽有,让别的大学可望而不可即。
当然,相对的,它的招生率也出奇的低。
格瑞一边在学校各处找金,一边想着这些有点没的。
金是个路痴,当初开学的时候就险些儿在校园里迷路,还是一个叫紫堂幻的同级生陪他找到的宿舍。
现在是九点过几分,为了迎合所谓的“烟火”,校园里的路灯是暗着的。夜空中没有月亮,只有几颗星星闪着微弱的白光。
但金的发色很亮,人如其名,一头金色的柔顺短发亮闪闪的。即使烟火还没升起来,在黑暗中找到他还是很容易的。
银发少年漫无目的地绕着,不紧不慢,仿佛走丢的不是自家恋人,而只是一个撞了他一下的陌生人。
他了解金。他相信他出不了什么事的。在外面是这样,更不用说是学校了。
这么想着,他突然眼前一黑。不是黑夜的沉闷,而是实实在在,透不进一丝光的那种黑。
那是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软软的,轻轻的。
“猜猜我是谁~”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吐在他脖子里。
“金,别闹。”如果是别人,准会认为这是一个娇小的女生。但格瑞是谁,与金相处了十年的发小——哦,最近刚晋升为情侣,怎么会听不出来。
“……”声音的主人哽了哽,很快又否定道,“不是哦,再猜!”
这次格瑞没说话,直接伸手去掰。在他碰上那双手前,那人自动收了手。
他眨眨眼,聚了聚焦,就看见金发少年双手抱胸,嘟着嘴,站着他面前,三分帅气七分可爱。
“格瑞你不要这么快就戳穿我啦!”金大声控诉着,像是有一分气恼,但他弯成缝儿的眼睛又出卖了他。
“……笨蛋,下次别玩这种小把戏了。”格瑞终是叹了口气,伸手弹了弹金的额头,语气中有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
“我才不是笨蛋呢!说别人笨蛋的人自己也是!格瑞大笨蛋!”金乱嗷着,自然地挽住了格瑞。
两人就这样在黑暗中走着,深紫的夜空披在他们头上。
“格瑞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我的啊?我装的明明很像嘛!”这份寂静并不会持续很久。金率先打破了沉默,问出刚刚一直在他心中盘旋的问题。
“感觉。”格瑞垂着眼帘,看着脚下的路。金的发丝蹭在他手臂上,有些痒痒的。
“唉格瑞你的直觉这么准吗?”金有些失望。他张了张嘴,想说话。
格瑞知道金接下来又要开始喋喋不休地唠叨了,下意识地撇过头去。
“咻——啪!”
金还没来得及抱怨,就被空中突如其来的声响转移了注意力。
一道道烟花在空中绽放,五颜六色的光丝重重叠叠,像是有人在夜空上甩了一把彩色的颜料,绚丽却不显杂乱。
“哇!格瑞!是烟花!烟花唉!”噼噼啪啪的巨大轰鸣声中,金只能大喊大叫。
格瑞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火花射向空中,爆炸,重又落下来。
他低头看了眼金,正好,撞上一双充满笑意的蓝眸。
紫罗兰与蓝天相映。
烟花还在放,于是金的眼睛就一直这么亮着。
“格瑞!”
“嗯。”
千言万语化作两声呼唤。

“砰!”
最后一朵烟花绽开。
“520快乐”

感谢关注我的各位!你们都是小天使!!最爱你们了!
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27)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