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了吗

这里三十,辣鸡咕咕写手,小学生文笔
主混全职
方王不逆不拆,伞修伞喻黄喻不拆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
方王我一生推!!15555551

【瑞金】车

*cp瑞金
*被标题骗进来的有没有

01.

最近的天空总是阴沉着。

02.

金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灿烂的发色成了灰暗雨幕中唯一一点亮色。公车迟迟不来,也不能和谁说说话,他觉得有些无聊。

对他来说有些宽大的校服口袋一阵震动。他低头,划开白茫茫的手机锁屏。等他回复完所有信息再抬头,惊觉一辆公交车已经无声无息地停靠在站台边。并不是那些鬼怪小说中的那种藤蔓绕体、破破烂烂的灵车,这只是一辆十分普通的公共汽车。挡风玻璃前的雨刮器机械而沉默地来回摆动。几小滴雨珠缓缓下滑,汇聚到一块儿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滑下去,最终消失不见。

如果忽略掉它车头上漆黑一片的显示板的话,金可能已经毫不犹豫地蹦上车了。

……这是通向哪里的公车啊。站台遮雨板的边缘坠下几滴水珠,滑进金的脖子里,没入领口,冷得他一缩脖子。他向车窗里望了望,透过透明的玻璃,看见车内空无一人。

qq特关的提示音有如催命铃一般响起。他瞥了一眼手机屏,心一横,跨过地上大大小小的水坑跳上了车。

“诶叔叔,这车到凹凸小区吗?”金是清脆的少年音。他曾凭这好听的声线和讨喜的性格赢得了无数长辈和同龄人的好感。当然,那张可爱的脸也为他加了不少分。

司机是个奇怪的男子。他用一块黑色的头巾包住了自己的头发,面上蒙着个看上去只有医院里才会用到的消毒口罩,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对犀利的紫色眼睛,教人辨别不出年龄。听了金的问话,他也没有开口,只是稍微点了下头。

金松了口气。他忙掏出两元钱投进了钱箱里,在汽车的发动声中,急急忙忙地寻找座位。

他对着一位银发女子抱歉地笑笑。女子没说话,只是往内挪了挪,给金腾下一块能歇脚的地方。

金一坐下便又又开始应付来着家中的轰炸,丝毫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03.

惨白的星子划过夜空。风吹过狭窄的窗缝,将洗得发白的米黄色窗帘吹得呼呼响。

04.

这到底是几路车啊。金好不容易回应完家里人的问话,再一次开始疑惑起这个问题。

公交车向前行驶着,发动机嗡嗡的噪音在一车的寂静中显得各位突兀。略过好几个金所熟悉的站台后,他才发现这辆公车似乎没有停过。

他试着向周围的乘客询问。淡他曾经百战百胜的笑容只换来了被询问人的沉默,再或者是一个不明显的白眼,透露着“你既然不知道那还上什么车”的鄙夷气味。他只能悻悻地回到座位。

“问个问题而已,这么凶干什么……”金嘀咕着。声音虽小,但还是被邻座的人捕捉到了。

“……金?”金讶异地回头。他记得他并没有在车上看见有他认识的面孔。

原本给他让位的银发女子早已不见踪影。取代而之的,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大了一两岁的白发少年。他的语气中有几分惊讶,但面上还是金所熟悉的平板无波。哦,眉毛微微上挑,好看的紫眸还是表达出了其主人的心情。

“格瑞……”他轻声喃喃,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个坦荡的金氏笑容。

05.

“然后我就到站下车了。”金吸了一口自己杯中的牛奶。好甜。他又吸了一口。

他的对面坐着面无表情地喝着草莓奶昔的凯莉和被迫来当听众的紫堂幻。

“……就这样?”紫堂幻扶了扶眼镜。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不知道是被这个结局雷到了还是别的什么。

“对了,我本来是想问他要去哪儿的,要不要去我家吃饭……”金努力回忆那天的情况,“然后格瑞就告诉我他要去一个‘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末了,他又皱起眉,“听起来好深奥的样子……紫堂凯莉,你们说格瑞这是什么意思啊?”

“啧啧,没想到年级第二的大冰山也会说这么矫情的话。”许久未发言的凯莉事不关己地吐槽了一声。女孩将手中喝完的奶昔推到一边,又从兜中掏出一根粉红包装的棒棒糖。“咯嘣”一声,听得紫堂幻牙齿一酸。“这么好奇,你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反正你那发小对你从来是有问必答。”

“也是哦!”金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我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哪里不对?”凯莉饶有兴致地听着金的反驳。

她这个问题把金给噎着了。因为他也说不上来有哪里不对。

“现在格瑞转学搬家了,也不是那么容易问到的吧!”紫堂幻适时出来替金解围。他给了看上去还想追问下去的凯莉一个眼神。

“好吧好吧~”凯莉看了一眼奶茶店外金光四射的斜阳,“行了,听你唠嗑了一个多小时,本小姐的猫都还没喂呢。就麻烦你结下账,我和紫堂幻先走了哦~”

“啊?好!”金还沉浸在自己的直觉中,随口应了下来。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两个好友早就溜了。

今天的金依然被凯莉坑了呢。

06.

秋遣金去超市帮她买醋和酱油。她看着自家弟弟一脸不情愿地窝在沙发上,无奈地补了句,“今晚吃你老姐我亲手做的糖醋排骨。”

“好的姐姐!保证完成任务!”

秋被金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的模样给逗笑了。自认为关爱弟弟的她往金手中塞了把伞,叮嘱道:“快去快回,马上就要下雨啦。”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不是小朋友了!姐姐我走了!”金头也不回地穿好鞋,秋的一声“小心看路”渐渐在他耳边模糊。

07.

超市离家不远。金很快就找到了他们常吃的醋和酱油牌子。结好账,却僵在了超市门口。

雨珠落下的力道其余说是“落”,倒不如说是“砸”更为合适。连绵的大雨很快织起出一张白色的帘幕,将这个城市遮掩了起来。

金为难地瞅了一眼手中的伞。他不认为这把伞能庇佑他完好无损地走回家。

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他呆呆地望着屋檐外的滂沱大雨,祈祷雨势能减小一点。

在这种无事可干的时候时间便仿佛流逝地特别慢。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金已经开始打瞌睡了,一片刺眼的白光一下就把他的困意给惊跑了。

是什么这么亮哟。他有些迷蒙地睁眼。

一辆无名的公共汽车霍然出现在他眼前。车门敞开,宛如一个无声的邀请。

08.

这次金毫不犹豫地抓上自己落下的袋子,上了这辆车。

谁管它这是几路车。根据上一次的经验,金确定这号车能安然把他送到小区。他一向不大爱动脑筋,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他不会在这上面多费一点功夫。

司机还是上次那个司机。他用那双不带感情的紫瞳看了一眼金,关上了上下车的门。

这个人的眼睛跟格瑞的好像哦。金无端地想到。他将两者进行对比后,又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在旁人看起来可能会有点傻,但好在车上没几个人。

格瑞的眼睛可是很温柔的。虽然平时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当他看向他时,就像是层层叠叠的紫藤花,一圈一圈地将他包裹起来。

金不知道这些印象从何而来。他们明明只是发小。

09.

“诶格瑞,你也坐这辆车啊,真巧!”

金自来熟地勾过格瑞的肩膀。当然,他们本来就很熟。

“……”换作以往,格瑞肯定在金的手伸过来之前就挡住他了。

不过今天他没有,只是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疑似教参的书,默许了金的行为。

他开口,声音中隐含着一丝无奈:“这么大的雨,你出来做什么。”

金嘿嘿一笑,朝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我来帮姐姐买东西!”

格瑞没忍住,嘴角向上勾了勾。金那语气,就差把“怎么样我厉害吧还会帮姐姐跑腿呢!”直接写在脸上了。

金仿佛有种魔力,能把他的自信与活力传递给身边的人。

所以格瑞在那一刻,原本不该拥有的心情也因为金的出现而变得活络起来。

于是他也有心情与金斗嘴了。当然,还是一张冰山脸:“是秋姐赶你来你才来的吧。”

金不满:“当着人家的面戳穿会很尴尬的诶!”说完,他自己也笑了起来。

“格瑞,你要来我家吃饭吗?姐姐今天做糖醋排骨哦!”

格瑞摇摇头,没有说话。随着头部的晃动,他额前垂下的一缕白发也跟着有节奏地摆动起来。

“我要去一个永远到不了的地方。金,你到站了。”

10.

“乘客们,凹凸小区到了。下一站是……”

金如梦初,提好袋子,趁车门还没合上之前挤过人群,三两步跳下了车。

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回头,车尾上红通通的“40”猝不及防地进入他的视野里。

天蓝色的眼眸有些茫然地转了回来。透过空中层层叠叠的水雾,折射出两道彩虹。

“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啊……”他自言自语道。

11.

回家后,金被秋狠狠地修理了一顿。晚归不说,但是买错了食材就足以让秋头疼了。

于是惩罚性的,秋那天没有给金做糖醋排骨。

12.

这个周末的作业出奇地少。凯莉趁着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将紫堂幻和金约了出来,并承诺承包一天的伙食。紫堂幻本想在家里复习,但拗不过金的死缠烂打,正做着“五三”的三好生只能被拖出家门。

多了一个男生的后果便是多了一个人帮凯莉提包。

13.

金和另外两人家是相反的方向。公交站台下,金一脸郑重地在凯莉幸灾乐祸的注视下将手中沉重的包裹交给了紫堂幻。

紫堂幻的表情看上去快要哭了。

“呃……紫堂对不起啊!”金着实在心中为紫堂幻默哀,“啊!车来了!紫堂凯莉我就先走了!你们路上小心啊拜拜!”

金的声音随着汽车排出的尾气渐行渐远。凯莉盯着空无一物的前方,敛起了笑意,感慨似的悠悠道:“他是真不记得了啊。”

“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紫堂幻正对着脚边一堆的袋子犯愁。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说着,凯莉瞅了瞅紫堂幻,狡黠的笑意重又爬回她的脸上,“不过比起关心别人,我们的三好少年,我认为你更需要先关心一下自己。”

“……”紫堂幻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真是个魔女。

14.

金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胡思乱想着。

窗外的景色看上去十分荒凉,但金总觉得有些熟悉。一路上都是些来来往往的大货车。远处的地平线上耸立着几家工厂,巨大的烟囱朝空中排着黑烟。夕阳已沉到工厂背后,不死心地放出自己最后的一点光芒,从路边枯黄的野草到漆黑的柏油路面,直直穿过薄薄的玻璃折射进金的眼中。

他觉得有点孤独。与朋友疯玩了一整天的见闻憋在口中,却无法倾诉于他人。

因为是郊区的缘故,车上的人很少。金默默期盼着能和前两次一样与格瑞偶遇,但那一头显眼的白发没有出现在那寥寥的数人中。

好吧。他有些失望。

15.

意外总是那么猝不及防。

金只听到了公交车刺耳的喇叭声,接着便是重物与重物之间的碰撞。

一切在他眼中都成了电影中的慢镜头。飞来的碎片、猩红的血花,还有——

白发少年将他紧紧圈在怀中。他眼中曾经让金心动的紫藤花海开始破灭,四肢逐渐僵硬、冰冷。

“格瑞——”

被他保护在怀中的金发少年却只能这样叫着。

16.

“病人生命体征正常。”

“……金?金!”

好吵。金不满地嘟嘟嘴,闭紧了眼将头撇到一边去,企图躲避周围扰人的噪音。

自己睡着前发生了什么?回家路上,突如其来的车祸……

对了,格瑞呢?!

“格瑞!”

金猛然睁眼,一下子坐了起来。不知道是牵动了什么,他的手一阵剧痛。

他转头,吊瓶里的水以一种频率向下落着,像极了雨夜里的线。

“金你醒了!”

回过头,是紫堂幻焦急的面孔和凯莉略微发红的眼眶。

见金盯着她看,凯莉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我去叫医生!金你先坐着,不要乱动!”

紫堂幻匆匆忙忙地推开惨白色的房间门,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金一声。

“凯莉……”金一出声便被自己吓到了,他没想到他的声音会呈如此疲惫嘶哑,“格瑞呢?”

“……”见凯莉不说话,金更加惶恐。他怕是他心中那个答案,“格瑞呢?!”

也许是金的声音太大了,凯莉终于转过身来。她轻轻开口。

“他去一个永远到不了的地方了。”

闻言,金蓦然沉默下来。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医院的蓝白条纹服。他在口袋中摸索,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手机。

应该是被谁放进去的。他颤抖着,单手按下开机键。

屏保是一个白发少年的单人照。他穿着白色的校服,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是淡淡的微笑。

——————
1551如果有小伙伴看不懂的可以在评论里问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6)
热度(31)
©吃药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